153、厉家知道了(1/2)

我被地球开发出了新功能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陶颛和任乾坤散步散到了大棚里。

  进入大棚,陶颛就停住了脚步。

  任乾坤也迅速察觉不对。

  浓厚的魂力再次向陶颛扑来。

  而已经成熟的作物再次出现了几株变异体。

  陶颛这么浓厚的魂力,几乎不亚于上次,这是又有诡族钻到这边地底下了?

  可惜土壤无法回答他。

  五色洲,厉家。

  厉天昊作为家主,每天的工作时间都长达十个小时以上,但他不讨厌工作,相反他还很喜欢,不讳言地说,谁不喜欢手握至高权力的感受呢?

  为了保住这份美好的感受,为了掌握更多权力,他也会更努力地工作。

  今天,他心情还不错,正在等待那边把好消息传递给他。

  任家可能会猜到他在大荒村布置了人手,但绝想不到他会安插那么多人,也想不到他会来这么番大手笔。

  他要的是次成功,要的是任家肉疼,最好的结果是抢回普洱,杀掉那个任家后代毛尖,顺便毁掉那个村子。如果还能顺便把那个村子让作物快速成长的秘密给弄到手,那更好。

  尤其是后者,连那些被厉家派出去的间谍也不知道他在打作物快速成长的秘密。比起个未知血脉、未知是否超雄的孩子,当然还是新型农业技术更让他动心。任何时候,对于个势力来说,粮草和资源才是真正的底蕴和底气。

  他派了支地行军。

  地行军是特地为了对付诡族而在大劫难后新生的军种。

  他们的能力就是可以在地面下自由活动。

  这支地行军才是他的真正后手。

  任家人也绝想不到他会派支真正的军队去做袭击和接应。

  当然,他也不会在明面上留下把柄,这也是他派遣行动更隐秘的地行军的原因。

  正好这次军演在大荒洲举行,他利用熟悉地形的借口,事先调派了支军队过来,这支军队就有地行军。

  他要求外部接应人员尽量吸引大荒村的安保人员,暗则派遣地行军从地下进入大荒村,去窃取作物快速生长的秘密,同时接走孩子。

  他也清楚资料不可能那么容易拿到,所以他的要求只是要那片田地里的土壤、作物、肥料,以及普洱。

  有这支地行军出马,厉天昊很放心。

  电话响,厉天昊按下通话键。

  对面传来他父亲,也是厉家老家主的声音“任家送来了年礼。”

  厉天昊愣了下,他父亲就为了这事联系他?

  厉老家主语调和平时样,但只他打了这个电话,就表示他的内心绝不和表面样。

  “年礼有问题?”厉寒雪问。

  厉老家主沉默了会儿才说道“这次年礼多出了往年没有的几样东西。”

  “是什么?”厉寒雪不解他父亲怎么会要他挤牙膏样点点问,但他也通过这点感觉到了他父亲的不愉快。

  厉老家主“多出了根萝卜、颗大白菜和五个土豆。”

  妈的,看到这样的年礼,厉老家主差点气炸。如果不是后面还有些正常的礼物,厉老家主都要让人把东西扔出去了。

  厉天昊“……任家这是破产了?”

  厉老家主没笑,继续道“另外还有封写明是感谢信的信,和面锦旗。”

  如果之前的蔬菜让他只是生气,那这封感谢信和那面锦旗,让多年没有动怒的厉老家主当场就要杀去任家,质问他们这是什么意思。

  厉老家主也是平息了好会儿怒火,才和儿子打电话。

  “感谢信和锦旗?任家主母怎么了?失心疯了吗?”厉天昊不客气地道。

  厉老家主尽量忍怒道“不,他们是在炫耀。”

  “炫耀什么?”厉天昊是真的搞不清楚任家的脑回路了。

  厉老家主“他们炫耀他们家得到了名隐形孕体,还是我们厉家主动放手。”

  厉天昊皱起眉头,好心情全部被破坏“感谢信和锦旗都写了什么?”

  厉老家主“我已经让人给你送了过去,你等会儿就能看到。”

  “我知道了。”厉天昊想了想,冷笑道“所以任家送那些萝卜白菜就是想嘲笑我们没有眼光,把珍珠当鱼眼?”

  “有可能。”

  “扔掉吧,要么就给任家送回去,既然他们家那么喜欢萝卜白菜,就让他们自己留着。”厉天昊生气,时没顾上和父亲说话的口吻。

  厉老家主人老成精,他虽然也生气,却比厉天昊更为冷静,“送回去就不必要了,这次军演让寒雪更用心些就是。那种妇人手段,我们厉家不屑于去做。”

  厉天昊挂上电话没多久,就有人把感谢信和锦旗送来了。

  两样东西装在盒子里。

  厉天昊挥手赶人,单独把盒子打开。

  厉天昊以前直认为自己气量很大。

  但是!

  锦旗拾金不昧好风尚,舍己为人显情操。上批感谢放手。

  什么叫拾金不昧?这是什么意思?

  聪明如厉天昊如何看不出来这是任家在跟他说,陶颛本就应该是任家人,只是前面不小心丢失了,被厉家捡到。所以说厉家拾金不昧。

  至于舍己为人,应该说的就是陶颛明明已经和寒雪先在起,可厉家插手,导致陶颛离开厉家,最后被任乾坤捡了大便宜。

  这样的锦旗怎么能让人不生气?

  厉天昊差点把锦旗给撕了。

  还感谢放手?你以为这是对联吗?连横批都出来了!

  厉天昊忍不住骂了脏话。

  再看感谢信,他认出这竟然是任家当代家主任我行的亲笔信。

  信件不长,张纸都没凑满。

  天昊啊,好久不见,哥哥想念你得很。这次我家喜得佳婿,特地去信给你分享我的喜悦。

  说起来我家儿婿你也认识,就是和你们家寒雪谈过场恋爱的武泽非,其实他真名叫陶颛。

  哎呀,其实我们乾坤早就认识小颛那孩子了,比你们家寒雪认识得都早,当年还和陶颛的亲生父亲陶杨先生定了娃娃亲,约定将来成年就结婚,可惜后来世事无常,陶杨和他妻子离婚,他妻子带着孩子另嫁,孩子改名,我们家时就没找到那孩子。

  后来我们找到那孩子,那孩子正和你儿子谈恋爱,小年轻嘛,会谈恋爱很正常。我儿子说小颛和寒雪性格不合,说你们家待小颛不好,迟早小颛都会离开。我让他不要乱插手,那孩子心里喜欢小颛,也只能默默看着。

  可谁想到,你们家寒雪不懂得珍惜,还差点让人欺负了小颛,幸亏我儿子天天盯着他,看到不对,就去救他了。

  唉,不是哥哥说你,那么好的孩子,你们家怎么舍得欺负他?以前我们家还没有找到小陶,被欺负,也只能算他倒霉了,但以后谁要是敢动他,呵呵!

  不过我心里特别感谢你,要不是你们家放手,以小陶那么重情的性子,说不定我儿子和他还有的磨。

  谢谢啊,兄弟,幸亏你们家放手,如今我任家才能得到如此佳婿。

  现在我只要看着小颛和乾坤那么好,看着那三个活泼可爱的小孙子,看着家人在起吃饭聊天,我心里啊,就觉得这辈子值了。

  你说我们这些当父母的图什么呢?不就图个孩子们将来能幸福快乐辈子吗?

  哎,你也别难过,天下好孩子千万,你们家寒雪迟早也会找到适合他的人。不过想要找到像小陶那样优秀,还是隐形孕体的人当主母,那就很难了。

  哈哈,哥哥太开心了,你莫怪哈。其实主母不是多优秀、不是隐形孕体也没什么,你说是不是?

  对了,我们家乾坤和陶颛已经结婚领证,打算明年摆酒席,到时你可定要来吃酒。

  哦,还有,小陶亲手种了些农作物,我想着他怎么也和你们厉家认识,就送了些他种的菜蔬给你们,不多,聊表心意。啊,你要是不喜欢吃,可以送回来。

  你任哥带全家,祝福你们全家。

  我操你全家!刺啦!厉天昊个没忍住,把信纸给扯成了两半。

  这个该死的任我行!

  他明明年龄比他还小两岁,竟然自称哥哥?滚你大头鬼的哥哥!

  还订了娃娃亲?当我不知道陶颛年龄比任乾坤大四岁吗?他在武家当武泽非时,你们家任乾坤还没出生呢!

  而信件后面内容,更是让厉天昊越看越气。

  他终于明白他那向稳定如泰山的老父亲怎么会亲自打电话给他,还特地把锦旗和感谢信送来了,这他妈的真太气人!

  任我行,你行!这次军演你给我等着!

  还有陶颛,既然你这么炫耀,我又何必给你留着。敢威胁我?我让你知道威胁我的后果!

  在这之前,就让你先尝尝开胃菜,当你知道超雄孙子被杀,我看你还能不能笑出来!

  厉天昊把信件揉成了团。

  至于锦旗,他直接点火烧了。

  锦旗烧到半,略显急促的敲门声响起。

  副官谨慎的声音在外面道“报告上将,有紧急联系进来。”

  “进来。”厉天昊收拾情绪。

  副官进来了,他看到装饰作用更多的壁炉里正在燃烧着什么,但他就像什么都没看到样。

  跟在他身后进来的还有厉天昊的智囊团成员之,最受厉天昊信赖的头号智囊方兰荣。

  “什么事?”厉天昊看到方兰荣进来,略略有些诧异,心想副官要报告的事大概真的很紧急且很重要。

  在副官报告之前,方兰荣就拿起遥控打开了墙面屏幕。

  副官则报告道“天下奇闻录黄玫瑰直播间正在直播大荒村的被攻击场面。”

  这名副官知道大荒村,包括厉天昊对大荒村的系列命令,大多都是通过他转达。

  厉天昊觉得荒谬,个直播节目有什么好特别禀告给他,但听说事情涉及到大荒村,他留了两分耐心。

  “说详细。”

  “是。”副官刚要开口。

  方兰荣插话道“详细您看视屏就清楚,如今这个直播视频已经全删除,但我已经把整个视频都录制了下来。至于为何会全删除的原因,您看到最后就明白。”

  厉天昊尊重他的头号智囊,也就耐着性子把直播看下去。

  刚看个开头,他的脸色就变得难看,极为肯定地道“任家知道了。”

  方兰荣点头“这是在故意引蛇出洞,任家打的就是打尽的主意。”

  “他们为什么搞直播?”

  “属下等人分析,推测任家大约要在大荒洲要有大动作,这个视频只是个让他们进驻和投资的理由。”

  “难道大荒洲的土壤和气候比较适合培养农作物?”厉天昊说了句连他自己都不信的话。

  方兰荣却道“我们不排除切可能。既然大荒村有作物能快速成长,除了说明任家已经掌握某种新农科技,大荒村的水土也很可能是原因之。”

  厉天昊若有所思“任家能搞出人工超雄,他们对基因的研究已经走在其他人前面,搞出快速成熟的农作物也不是不可能。”

  方兰荣深吸口气,道“上将,今天这个视频重点不是大荒村被袭击,也不是他们的农作物,而是另外件事,希望您能保持冷静。”

  厉天昊看了看自己的头号智囊,重新把注意力投放到视频上。

  副官默默站在边,表情也十分纠结,他也看到了那个视频,而且他听到消息时,事情已经接近尾声,他正好看到了那幕。当时他真的以为只是类似,可停顿、放大、截图,仔细观看后,他当时就想冲来上将办公室。

  视频时间并不长,袭击过程很快,只看那些“土匪”的表现,厉天昊都得承认他们干得不错,如果这里真是个普通村落,早就乱得不成样。

  当厉天昊看到任夫人的背影,也不知直播镜头是巧合还是故意,到目前为止,视频就没有出现过任夫人的正面。

  但是厉天昊曾经多次见过任夫人,他只看背影也觉得熟悉无比。

  但是,堂堂任家主母会特地跑到大荒村?还在给群土孩子上课?

  厉天昊觉得无法想象。

  或者只是背影相似的妇人?

  但等看到那辆子弹车后,厉天昊对那位妇人的身份再无怀疑,这就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友情链接
穿成犯罪证物怎么办,免费小说,免费全本小说,好看的小说,热门小说,小说阅读网
版权所有 © http://www.30kanshu.com All Rights Reserved, 联系邮箱:admin#qq.com